【史海钩沉】宋宜州劝农使陈德一《重建学门记》:康熙47年
2020-08-16 22:00:32   来源:全球美丽网    今日浏量:

【史海钩沉】宋宜州劝农使陈德一《重建学门记》:康熙47年《灌阳县志》系列解读之七
【史海钩沉】宋宜州劝农使陈德一《重建学门记》:康熙47年《灌阳县志》系列解读之七
全球美丽网(http://www.wholeworldbjx.com)、中华神州网(http://www.chinajrsz.com)、中华产品网(http://chinazhcpw.com)、中华风采人物杂志、中华工艺美术网(http://changxiaow.com)、中国桂林网(http://chinaguilinw.com) 侯杰
 
国祚昌而庠序兴,教化施而俊彦出。崇文重教、成风化人,是县域经济社会发展进步不竭的动力所在。日前2019年高考成绩放榜。根据喜报,我的母校灌阳高中高考再创历史新高:重点大学(一本)上线人数174人,一本上线率29.4%。亦即今年仅灌阳高中,就培养输送了174名灌阳籍学子跨入一类本科院校进行深造,可喜可贺。
 
古代的科举制度,从隋唐时期兴起至清末废除,共经历了一千多年的历史,而新中国自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至今也度过了40多年的时光。无论是古代的科考取士,还是今天的高考制度,其为国家培养、输送人才的功能是一致的。
 
不同的是,如今的高考一年一次,历经多次扩招后,高等教育呈现普及趋势。根据教育部统计数据,2018年全国高考报名考生人数975万人,2019年高考报名数攀升到了1031万人。2018年本专科招生790.99万人,录取率81.13%;其中本科生录取422.16万人,占考生数的43.3%,为新生数的53.4%。而明清科举考试,正科逢子、卯、午、酉举行,每三年在省一级贡院举行一次乡试(偶有恩科,即于正科外皇帝特恩开科取士)。即便在唐宋时期,也不是每年都能够开科取士的。古代的科举考试,无论难度、频次,或是录取率,都不是现代高考可以比拟的。中举相当于当今考入985、211重点名牌大学,进士及第相当于考入北大、清华或者重点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实属凤毛麟角,妥妥的当之无愧的学霸。有唐人孟郊《登科后》一诗为证:“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通过以往失意落拓的处境和现今进士及第的得意情境夸张对比,充分表达了登第后情难自禁、欣喜若狂的欢快思绪,得意之情,跃然纸上,千古传唱。因而此时推出这篇宋人陈德一写于嘉定十六年、记录灌阳重建文庙棂星门的记文,是颇为应景的。

明清科举进阶示意图
重  建  学  门  记
宋嘉定十六年·陈德一(宜州劝农)〔1〕
(龙川山人侯杰点校)
灌阳为全湘壮邑。地居郡之东南,距城一百里。而近按图志〔2〕,于隋大业十三年,夫子之庙于是始立焉〔3〕。今学乃三舍〔4〕旧基,其山来自八桂,号曰“台山”。面古锺源〔5〕,源上群峰森列,参错秀整。左曰“华山”,有舜庙〔6〕;前曰“澥江”,江有禹祠〔7〕,又其前曰笏山〔8〕;西曰“王楼山”,有望华岩〔9〕,有古城岗〔10〕;西向洮水,前有亭曰“雩亭”〔11〕,环亭皆江也。洪涛沃日〔12〕,澄澜际天〔13〕,盖其亭登览之胜,士夫经从〔14〕,每疑〔15〕叹赏云!
 
嘉定辛巳〔16〕冬,邑令洪君若水〔17〕、佐张君之才〔18〕实来时,郡守萧侯一致〔19〕终更掇郡帑之赢〔20〕十万,为兴修学校计。若大成殿、进德堂、斋舍、廊庑,悉已告备。一日张君勾稽〔21〕之暇,来观其成,乃睹山水之奇,因集邑庠诸生懿言〔22〕曰:“灌阳县建以来,登春宫者五人〔23〕。自前己丑而后,甲子凡再周〔24〕,独间然无闻,岂人才丰于昔而啬〔25〕于今耶?意者地灵之秀,未有所寓,而人杰固间生欤。且邑之风水,与潭之湘乡〔26〕,往往相类。湘乡县淳熙丙午改棂星门向所朝水,丁未大魁,王公〔27〕作焉!”诸生翕然〔28〕,辟席〔29〕以敬受教。
遂以学门更向大江,江水自鲤鱼潭〔30〕来朝几十余里。以甲申元日鸠工,以中夏朔旦〔31〕新成。门成,诸生乃命邑士之秀者文其姓,元其名。以余丞清湘时尝游余门,移书来曰:“愿请先生文以记其实。先生燕寝余〔32〕暇,盍〔33〕为诸生挥之,以为一邑之重。”念灌邑诸生有志功名,大喜。张君期士子者不浅,故不避荒陋〔34〕,拂拭而为之辞。
 
洪君,婺源人;张君,长沙人;萧侯,临江新喻人,今为舂守云。
(注:《粤西文抄》将标题改为《灌学改建棂星门记》,当为各县类似碑文较多,碑名重叠,故而改之。)
———————————————————————

陈德一《重建学门记》影印件
【注释】
〔1〕陈德一:籍贯失载,南宋嘉定年间曾任全州清湘县丞,时任宜州劝农使。劝农使,官名,为一州之劝农官。汉承秦制,置大农丞十三人,各领一州,以劝农桑力田者,此劝农官之始。后唐宋均置劝农使。
〔2〕图志:释义为附有地图的地志书。此处或指唐李吉甫《元和郡县图志》。
〔3〕此为灌阳有明确记载学宫创办于隋大业十三年之始。
〔4〕三舍:即始于宋神宗朝王安石新法采用的“三舍法”(将国子监的太学生分为外舍生、内舍生、上舍生三等)取士替代科举考试的选官取士法。
〔5〕古锺源:联系语义及方位,此处当指灌江。
〔6〕舜庙:即舜帝庙,旧址在县西南五里今灌阳镇福星村华山上,已废。
〔7〕禹祠:禹王庙,旧址在县西南三里许白鱼洞,为今仁江村何家和福星村杨家坳、茶子山一带。
〔8〕笏山:即牙笏山,在县南十五里。
〔9〕望华岩:即望风岩,在王楼山(今灌阳镇仁江村羊落山)。
〔10〕古城岗:在县西二十里今新街雀儿山前,隋初建县于此。
〔11〕雩(yú)亭:古亭名,失考。从语义分析,或位于今学洲区一带。
〔12〕洪涛:汹涌的波涛。《文选.曹植.赠白马王彪诗》:“泛舟越洪涛,怨彼东路长。”沃日:冲荡日头。形容波浪大。
〔13〕澄澜:清波;指澄清波澜。际天:接近天际。
〔14〕士夫经从:士夫,即士大夫。此举谓士大夫从此经过。
〔15〕疑(nǐ):古同“拟”,比拟。
〔16〕嘉定辛巳:南宋宁宗嘉定十四年(1221),岁次辛巳。
〔17〕洪若水:旧志记载为新喻(今江西新余市)人,陈德一本文记作婺源人。南宋嘉定14年任灌阳县令。
〔18〕张之才:长沙人,嘉定14年任灌阳县丞。
〔19〕萧一致:康熙《全州志》记载,萧一致“以朝散郎嘉定十二年任全州刺史,转朝请郎,十四年满去。”时任舂陵(道州)刺史。 
〔20〕帑(tǎng):收藏钱财的府库或钱财。赢:赢余(盈余)。
〔21〕勾稽:查考核算。属县丞职责之一。
〔22〕懿言:嘉言、美言。
〔23〕春宫:即春闱。唐代科举考试定在春夏之间,唐孟郊《登科后》有句“春风得意马蹄疾”;宋诸路州军科场并限八月引试,而礼部试士,常在次年的二月,殿试则在四月;元代于八月乡试,二月会试,明清相沿,均在春季举行,故称春闱。本文为宋人所作,“登春宫”指参加殿试、登进士第。此为历代史籍首次载明宋以前灌阳曾有五人中进士。
〔24〕甲子凡再周:干支纪年法60年一个循环,“甲子凡再”意即120年。距离嘉定十四年最近的一个乙丑年是宋孝宗乾道五年(1169),再往前一个乙丑年是宋徽宗大观三年(1109)。大观三年至嘉定十四年(1221),计112年,约等于两甲子。由此可知,灌阳县上一次考中进士是在北宋徽宗大观三年。
〔25〕啬:吝啬,言少,与“丰”作对比。
〔26〕潭之湘乡:今湖南湘潭市湘乡县,当时归荆湖南路潭州长沙郡所辖。
(27)王公:即湘乡人王容,南宋淳熙四十年丁未科状元。
(28)翕然:一致称颂。
(29)辟席:避席,离开座位。
(30)鲤鱼潭:在旧学前(今学洲区),后改为放生潭,明万历初广西学政刘台再改为文峰潭。
(31)中夏朔旦:农历五月初一。
(32)燕寝余暇:燕寝,公余休息;余暇,闲暇。
(33)盍:何不。
(34)荒陋:荒疏浅薄。谦词。
—————————————————————————
学门即文庙、学宫的大门,规范的名称叫棂星门,是文庙中轴线上的牌楼式木质或石质建筑,也是进入文庙的第一道大门。古代传说棂星为天上文星,以此命名意味着孔子为天上星宿下凡,象征着孔子可与天上施行教化、广育英才的天镇星相比。

山东曲阜孔庙棂星门(图据网络)
这篇记文有两大特殊贡献。其一是首次明确载明灌阳文庙、学宫的最早创办时间是隋炀帝大业十三年(617)。陈德一考证的依据是古籍《图志》(或为《元和郡县图志》)。要知道对于灌阳准确兴办县学的时间,此前由于缺乏史载,历史上是有过争议的——这种分歧争议直到明嘉靖二年(1523)大学士、全州人蒋冕(嘉靖三年接替杨廷和短暂任内阁首辅两个月)为灌阳撰写的《重建庙学记》中仍有延续:“县之有学,在宋庆历间,《桂林志》谓建于隋大业十三年,不知何据”。蒋冕应约为灌阳重建庙学撰写记文之时,灌阳最早的一部县志、嘉靖六年版《灌阳县志》尚未编修,陈德一此文尚未整理收录,无从参阅。蒋冕接触到的持灌阳县学兴办于隋大业十三年的史籍是《桂林志》(明以前《桂林志》共有南宋乾道五年〔1169〕刊本·江文叔纂修、南宋宝庆前后刊本·鲍同序〔修纂者不详〕、元至元五年〔1339〕成书·赵天纲纂修等版本 )。陈德一《重建学门记》成文于南宋宁宗嘉定十六年(1223),比蒋文早了整整300年,显然更为可信、权威。
 
其二是首次载明了在南宋嘉定十六年以前,灌阳“登春宫者五人”。此为历代史籍首次记载南宋以前灌阳考中进士的人数。虽未能详载五人姓名,毕竟提供了重要线索。道光24年版《灌阳县志》依据这一记载推论:“《(广西)通志》载有范祖舜,元丰壬戌进士,全州人。州无范氏,时灌阳属全州,故载全州,或即《陈记》五人之一耶!其他见于古碑者尚有数人,刊进士,然《通志》未载,俟考。”按照参照通志+碑刻的思路,民国三年版《灌阳县志》进一步推测出这五名进士的名讳,在“历朝进士”下做出如下记载:“范祖舜,会湘桥人,元丰五年壬戌科黄裳榜,省志作全州人。附年次无考进士四人:范南夫,祖舜次子;李孜相,崇顺堡青塘村(或即今洞井太和村清塘凹)人;李正发,崇顺堡青塘村人;钟灵,钟家湾(今水车德里村钟家湾)人。” 民国三年县志也只是根据碑文推测,龙川山人写作此文时既未能看到碑文原物,亦无范、李、钟三家族谱可供参照,大家也就姑妄信之吧。
 
根据道光二十四年《灌阳县志》收录的全州知州张玠、全州两河镇大田村进士邓宁民分别撰写的两篇《会湘桥记》(作于南宋淳熙五年),“淳熙五年,邑人范逵、邓宁明合两族之及里中之士葺而梁之……范子从余游,邓子与之同舍,二子皆试礼部,有志于世。”“暇日,宁民与同舍范逵明远议建此桥。”可知文市会湘人范逵字明远,与进士邓宁明同窗(宋代实行“三舍法”取士,同舍即同窗)且同科参加礼部会试。邓宁民高中进士,后任司户参军(即司户参军事,正七品。宋各州置司户参军,掌户籍、赋税、仓库交纳等事)。范逵还曾在知州张玠门下求学过,但是否考中进士,《会湘桥记》中看不出来。但可以肯定的是,道光二十四年《灌阳县志》总纂是嘉庆三年戊午科举人、文市会湘人范光祺,该版县志进士名录仅收录范祖舜一人。如若范南夫、范逵确属进士的话,范光祺断无不录入县志的道理。
 
此前龙川山人曾梳理过灌阳历代办学地点的迁徙情况,南宋宁宗嘉定十六年,灌阳的学宫位于县治西门外里许,也就是现在的灌阳三小(原灌阳二中)一带。从注释我们可知,灌阳上一次考中进士大约是在宋徽宗大观三年(1109)乙丑科。自那以后,“甲子凡再周”,有近120余年时间再无进士出现。有鉴于此,时任灌阳县丞张之才参照同属荆湖南路的湘乡县淳熙三十九年改棂星门朝向、次年即出状元的做法,决定动一动灌阳文庙、学宫大门的朝向,从风水学的角度谋求改变。“遂以学门更向大江,江水自鲤鱼潭来朝几十余里”。朝宗者,喻小水流注大水也。古今同理,这和现在高考时间“678”被人们解读为“录取吧”,护考母亲着旗袍寓意“旗开得胜”,学子手举向日葵象征“一举夺魁”、头顶“粽子”预示“高粽(中)”等等现象有异曲同工之妙。县令洪若水、县丞张之才迫切愿望、良苦用心如此,也难怪其时已升任宜州劝农使的陈德一会为两人行径所打动。
 
这篇记文,龙川山人尚有一处不甚明白的地方,“以余丞清湘时尝游余门”这句话,陈德一表达的是他任清湘县丞时曾经造访过灌阳余姓,还是曾经跟随灌阳一位余姓大儒游学、求学过(游于余门)呢?读者方家如有知晓者,还请留言告知。
 
责编:唐国宣 李丽燕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陕西省雷氏文化研究会:研究雷氏文化 承传美丽人生
下一篇:【史海钩沉】宋人《会湘桥记》:康熙47年